鹤棠鹤鹤

【关于李白的一个随笔】

(全文只是我的瞎逼逼)

他踏青莲而来

似乎本身就带着仙的气质,不可亵玩

嗜酒如命,心头一方地中,始终埋了杜康的美酿

对月痛饮,不管花间三人是否臆想

过去郁郁不得,世人笑他疯癫

可他出门去,仰天大笑,他怎可与那些人相比?

他做过鲲鹏展翅的梦

如他在自己的欢喜上,直渡九万里

梦中之人成了他牵念的对象

他非道家,可事事如道

亦非佛家,可时常佛心

或许随性,或许无情

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是梦中之人的执念

他亦说到做到

疾风拂过他的发,衣袖在狂乱漫卷中猎猎飞舞

一口浊酒,从喉中滑下

手腕一转,剑光凛冽

“将近酒,杯莫停!”

剑尖一挑,尖啸一片

他擦干剑迹,从容不迫

举步,跨过那条血线。

评论(2)

热度(15)